濮阳鑫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厂址:河南省濮阳市台前县孙口工业区

销售中心:郑州市管城区货栈街33号院紫薇铭座8号楼30室

销售服务:0371-53395155


扫一扫,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鑫彩  >  新闻动态

医院4大业务外包合法?卫健委重磅消息!公立医院医学检验服务可委托给第三方医疗机构

来源:本站浏览:151次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医疗机构、医师审批工作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国卫医发〔2018〕19号,在医院和社会资本合作的力度上有了史无前例的突破,医院的检验、病理 、影像、消毒四大类业务可以外包出去了。

   6月2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在医疗领域“放管服”改革方面,近一年来推出一批简政放权举措。就在昨日,6月1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出《通知》,进一步改革完善医疗机构、医师审批工作,并再次强调医疗机构可以委托独立设置的医学检验实验室、病理诊断中心提供医学检验、病理诊断等服务。

  国家卫健委就医疗领域“放管服”改革主要举措和医疗机构电子化注册管理改革进展举行发布会

  医疗机构可以由独立医学实验室提供检验服务

  《通知》指出,以行业和群众需求为导向,直面医疗领域“放管服”改革的核心问题,提出了六个方面的具体举措。

  其中第二点提到优化医疗机构诊疗科目登记时,就明确了在保障医疗质量安全的前提下,医疗机构可以委托独立设置的医学检验实验室、病理诊断中心、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医疗消毒供应中心或者有条件的其他医疗机构提供医学检验、病理诊断、医学影像、医疗消毒供应等服务。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可以将该委托协议作为医疗机构相关诊疗科目的登记依据,并在诊疗科目后备注“协议”。 城市医疗集团和县域医共体的牵头医院应当符合相应医疗机构基本标准,具备医学检验、病理诊断、医学影像、消毒供应等服务能力。

  独立医学实验室有利于降本提质

  在分级诊疗+医保控费的医改大背景下,检验检查成为继药品之后的又一个控费重点。而独立医学实验室的成本和效率优势无疑十分契合当前的医改需求,独立医学实验室的发展也受到了国家政策的鼓励。2009 年,原卫生部印发《医学检验所基本标准(试行)》,正式确认独立医学实验室的合法地位;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探索设置独立的区域医学检验机构、病理诊断机构、医学影像检查机构、消毒供应机构和血液净化机构,实现区域资源共享”;2016年年底,原国家卫生计生委陆续印发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医学检验实验室、血液净化机构、病理诊断中心4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

  多年的实践也证明了,独立医学实验室一方面成为了大型三级医院的有益补充,为他们提供高精尖的检验及诊断服务,另一方面也帮助解决中小基层医疗机构无力购置昂贵检验设备、无法开展全面医学检验项目的难题,为基层医疗机构提供优质服务。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

  正如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在今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像医学检验实验室、病理诊断中心、医学影像诊断、医疗消毒供应中心主要是面向不具备检验、病理、影像、消毒条件的基层医疗机构提供服务,既有利于降低基层医疗机构的举办运行成本,又有利于提高医疗服务的同质化水平,一举两得,受到行业和社会的广泛认可。

  未来鼓励社会力量

  提供更多医疗服务

  此外,就在前几天,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又刚刚发布了医疗消毒供应中心、健康体检中心、眼科医院等3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的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加上之前发布的7类(医学检验实验室、病理诊断中心、医学影像诊断中心、血液透析中心、安宁疗护中心、康复医疗中心、护理中心),一共有10类独立设置的医疗机构。


简化审批,第三方医学服务中心布局将加快

依目前来说,虽然政策鼓励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的建设,但单纯从流程上讲,一个独立中心没有一年半以上的审批是下不来的,而且各地可能存在地方保护,根据人口数量限制医疗机构的布局。


(图片来源:动脉网、蛋壳研究院)


这也意味着,国家对第三方医疗服务中心的支持力度。郭燕红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卫生健康委加快推进医疗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为抓手,率先在医疗机构、医师、护士管理方面探索创新,取得了积极进展。

在培育新业态新模式,丰富医疗资源供给方面,新型医疗机构,一方面精准对接群众多层次、多样化和差别化的健康服务需求,补充和加强了医疗资源供给,另一方面建立了平台化的服务模式,实现了医疗资源的集约利用和共享。

加快推进医疗领域“放管服”改革,未来鼓励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的医疗服务已成为趋势。

医院这四大科室会消失吗?医技类人员会失业吗?


在10类第三方医疗机构中和我们临床医技类人员息息相关的就是医学检验实验室、病理诊断中心、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医疗消毒供应中心的发展。

那么在准许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承包医院部分医疗服务的红利下,医院本身的这四大科室会消失吗?医技类医务人员会失业吗?其实这些疑问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外包率,短期内医院会将大部分业务承包给第三方吗

我们以检验为例,目前在临床检验项目中,我国只有5%左右的检验项目被第三方检验机构承接,95%的检验业务仍在医院检验科完成。在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独立实验室却已经占据临床检验市场的1/3。

在检验领域北美外包率是48%,香港27%,大陆只有4%-5%,可以说我们国家医院检验的外包率是非常低的。

总体来讲,虽然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的前景很好,但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的发展,必将涉及公立医疗体系的改革,触碰到各种利益关系尤为复杂,所以短期内医院不会将大量业务承包给第三方

尤其是各种医技类服务比较成熟、科室创收又高的大医院。所以,大医院的影像、检验、病理等医务人员也没有必要担心自己失业的问题。

因为医疗资源是有限的,即使医院将业务大范围承包出去,第三方也需要优秀的人才,他们也会被第三方中心吸纳,市场化必将推动行业的发展,让医学人才更好的体现价值。

当然,如果未来的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在市场占有的份额越来越多,也意味着医技类人员就业去向越来越趋近民营医院,离体制内铁饭碗越来越远。


来源:同花顺财经、基层医师公社

声明:侵立删